Neverland .

關於部落格
企劃專用的部落格 (:
  • 16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任務】007 修練、或者協助?





   「你先看看這兩份任務的內容,再告訴我你比較有意願做哪一項。」眼前的男人對自己這麼說。
  兩份任務的內容可說是完全不同的性質,簡單來說就是內勤或外勤。
  對於項落泉來說更是連想都不用想──開什麼玩笑,要我窩在圖書館裡,還不如痛快的跟熊打架!
  「那我就──」
  「不好意思,落泉師弟想要幫您尋找資料。」
  「三──個小朋友!」
  就在項落泉果決伸出手要拿起左邊消滅妖魔的任務單時,背後卻突然竄出一隻手,拿起了右邊尋找資料的任務。
  下意識要罵髒話的項落泉有礙於培恩前輩在旁,也不方便直接開罵,只好轉過去看是誰在亂來。
  「咦──飛櫻前輩?你在幹嘛啦!」認出對方之後,項落泉不禁傻眼。
  「不好意思,培恩前輩,落泉師弟對於幫您找資料這件事十分有興趣,請務必讓他接下這份任務。」飛櫻卻沒有直接回應項落泉,只是對培恩禮貌地欠身。
  培恩看著一臉誠懇的飛櫻,再看了看一旁面露驚恐的項落泉,雖然不知道兩人之間有什麼事,不過還是點了點頭:「知道了,那就麻煩你了,落泉。一小時之後到圖書館集合,別遲到了。」
  說完,培恩便走出了交誼廳,留下這對師兄弟。
  「你開什麼玩笑啊!哪有這樣幫人接任務的啦!還接了這個該死的、圖書館!」還沒等飛櫻解釋,項落泉就先發難了。
  「聽我說啦。」完全不把項落泉放在眼裡的飛櫻只是拿書敲了對方的頭讓他冷靜下來,「你自己也清楚吧,你需要的已經不是普通的體能鍛鍊了,而是更艱深的精神力訓練。如果讓你去打熊的話,你一定是幾拳揮過去就結束了吧;可是尋找資料就不能沒頭沒腦的一本一本翻啦,正好可以用來訓練你令人悲傷的精神力啊。」
  「……我知道了,我去總行了吧。」被精闢的分析說得啞口無言的項落泉只是無奈地搔搔頭。
  「對吧,記得要好好運用你的精神力!」飛櫻露出燦爛的笑臉,看在項落泉眼裡只覺得很刺眼。
  「我怎麼覺得,我被陷害了啊……」項落泉碎碎念著,也離開了神社。
 
  「你來了。」當項落泉抵達國家圖書館時,培恩已經在門口等著了。
  「久等了。」微微頷首,基於對方是資深前輩的關係,項落泉也不敢太大剌剌。
  「還好啦,也才剛到。我們走吧。」項落泉注意到培恩的話語總是很精簡,彷彿不太擅長說話。
  兩人也沒有太多的交談便進到圖書館的內部,望著那一層樓高的書櫃和滿坑滿谷的書籍,項落泉覺得自己都快昏倒了。
  「請問,我們到底要找什麼呢?」看培恩眼神銳利地掃過身旁的書籍,似乎已經開始尋找了,項落泉忍不住發問。
  「啊,抱歉,我竟然忘記說了。」培恩像是被點醒了什麼彈了下手指,而後不好意思地抓抓自己草綠色的頭髮,「我們要找的是關於妖影的資料,書名是《一眼就能看出來的一千種妖怪》。書皮是黑色的,應該很好認……應該啦。那就這樣,麻煩了。」
  對於培恩似乎很容易沈溺在自己的世界這件事感到不可思議,然後被奇妙的書名搞得很頭大的項落泉,還沒開始找便覺得麻煩了。
  「自己找是要找到天荒地老嗎……嘖,混蛋紙片人,快點出來幫我。」咋舌,項落泉拋出自己隨身攜帶的人形式符,召喚出自己的式神。
  「哦,是式神?」感應到靈氣波動,培恩看了下項落泉和他身旁漂浮著的紙人。
  「啊、嗯。」被突如其來的搭話,項落泉不知該作何反應,只是愣愣地點點頭。
  「能想到讓式神來幫忙,還不錯嘛。不過只是初階的呢……你沒想過讓他進化嗎?」培恩似乎是被在空中跳起舞來的紙片人引起了興趣。
  「進化?」
  「嗯,假如說有足夠能量灌輸給式神的話,就能讓他們以原形出現了,而不是附在符上的形式,這樣他們的能力也能更完整的發揮。」培恩滔滔不絕地說著,沒注意到項落泉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嗯?你怎麼了?喔,該不會是還沒辦法吧?啊、不好意思,忘記你還只是新人了……加油吧。」培恩說著,還拍了拍項落泉的肩,「不過現在只是找書,紙片人應該是綽綽有餘了。」
  沒等項落泉回答,培恩便走到另外一側的書櫃去了。
  「……被看扁了啊,真是令人不爽。」悶悶地翻了翻一旁的書架,儘管知道對方是善意的,還是很難接受。
 
  兩人就這麼泡在圖書館裡,一整個下午都沒有任何交談,而是認真的尋找那本項落泉懷疑根本不存在的書。
  雖說飛櫻前輩的目的是讓自己鍛鍊靈能力,不過自己召喚和使用式神的方式和以往沒有什麼差別,甚至因為不需要爆破,反而注入了比戰鬥更少的精神力。
  「莫名奇妙……」碎碎念的項落泉坐在地板上發呆,抬頭看著在空中來回盤旋的紙片人,看起來很認真的樣子。
  忽然,他覺得自己的頭被巴了一下。
  「媽的,誰打我?」捂著轉過頭,項落泉看到的是一隻不知道為何特別迷你的紙片人。
  「幹嘛啦?還不去認真找?」用手指彈了紙片人的頭一下,項落泉站起身來。
  紙片人當然無法回答他,只是用兩隻小小的紙手拽著項落泉的指頭便往前跑。
  項落泉被紙片人帶到另一面的書櫃,爬上了和書櫃一樣高的長梯,一直到最頂端才停下。
  「你是說,書在這裡嗎?」項落泉忽然感覺一陣無力。
  紙片人把頭往前折了折,像是在點頭。
  「找到了──」項落泉彈了下舌,用力地從書架抽出一本書。
  「……屁啦。」看著自己拿出來的書,項落泉差點抓不住梯子。
  ──手中的書和自己想像中的完全不一樣。明明是連書名都寫了一千種妖怪這樣的數字,難道不是應該和字典一樣厚才正常嗎?那為什麼、為什麼我拿的書,簡直就和小學生的作業簿一樣薄嘛!
  重複著一樣的事情,一整天下來,項落泉已經疲累到連破口大罵的力氣都沒有了。
  拎著那本和筆記本沒什麼兩樣的書,項落泉也和培恩會合了。
  「哦,師弟,你找到啦?真了不起。」接過項落泉手上的書,培恩滿意地點點頭。
  「這是應該的……」項落泉有氣無力地回答,心不在焉地和迷你紙片人玩了起來。
  「這個式神……和你其他的不一樣呢。」培恩盯著項落泉肩上的紙人,似乎很有興趣。
  「不一樣嗎?哪裡?」項落泉聽對方這麼說,便把紙片人拎起來瞧,「啊,似乎有比較小隻呢。」
  「不是那種啦。」培恩只是搖搖頭,也沒有多作說明。
  對於這方面本來就沒什麼興趣的項落泉也沒繼續追問,只是把紙片人放回肩膀上。
  「不過,我們總算是完成任務了呢。」培恩忽然這麼說道,對項落泉揚起了笑容。
  「嗯,是啊。辛苦前輩了。」項落泉嘴角也勾起了平日囂張的弧度。
   
  「那麼就回去吧──不過,說到這個,你有鍛鍊到精神力嗎?」
  「……不要提那個!」







~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