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land .

關於部落格
企劃專用的部落格 (:
  • 16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過去】小手拉大手。

   午後的陽光躲進雲後,山坡上的人兒躺在草皮上,很是愜意。
  「給你我的手,像溫柔野獸……」女孩唱著歌,輕快的音樂配上女孩輕柔的音調,聽得身旁的男孩很入迷。
  突然,音樂停斷。
  「哥、哥!」女孩皺起她細長的眉毛,責怪地看向男孩。
  「對、對不起嘛,太入迷就、按錯了……」男孩搔搔頭,抱歉地笑著。
  男孩手中持著一把形似吉他、卻縮小了好幾倍的樂器──它有個可愛的名字,烏克麗麗。
  男孩的烏克麗麗有著粉紅色的外表,音箱上還有幾朵白色小花作為裝飾──拿在這個約莫十四歲左右的男孩手中,完全就是,不協調。
  女孩看著男孩拿著粉紅色的琴在手中刷著和弦的模樣,忍不住笑了出來。
  「笑什麼啊?」男孩見女孩在笑,遞過一個疑惑的眼神。
  「沒、沒事,哈哈哈。」女孩笑得很開心。
  「淩羽……妳在亂想什麼啊。」摸摸被稱為淩羽的女孩的頭,男孩有些無奈。
  「好嘛不笑了,我們繼續練習吧!」淩羽努力把上揚的嘴拉成一直線做出正經的表情,過了幾秒後卻又回到了原本笑嘻嘻的模樣。
  「……知道了。」男孩也沒繼續話題,只是低下頭撥弄琴弦。
  悠揚的樂音再起,伴著女孩清脆的歌聲,讓坡地旁的居民都忍不住探出頭來欣賞。
  「我們小手拉大手,今天為我加油,捨不得揮揮手……」
 
  當這對兄妹唱得盡興、準備要回家時,早已是夕陽西下的時分了。
  「糟糕、不小心玩太晚了……羽,走吧!」淩羽的哥哥,落泉,有些著急地把琴收進琴袋裡。
  「別那麼緊張啦哥哥,我們家又沒有很遠,過條馬路就到了呀!絕對不會趕不上宵禁的啦。」淩羽倒是不在意,在草地上隨意地跑來跑去。
  「反正還有一小段時間,我們去森林裡看看吧?」芊羽說著,就要往森林跑去。
  「羽!不可以去那裡!」落泉見淩羽朝森林奔去,嚇得背起琴便衝上前。
  聽到哥哥驚慌的叫聲,淩羽在草地和森林的交界處煞住腳,轉過頭對落泉一笑:「安啦,沒事的!」
  只是,躲藏在樹影裡,那雙眼泛著紅光的妖影,早已按捺不住對人類靈魂的渴望──
 
  「啊呀────」
  「淩羽!淩羽!」
  只是一個轉身的時間,淩羽被不知何時竄到身後的妖怪給抓起──是一隻比正常猩猩還要大上一倍的猿猴!
  「咈吱吱──」魔猿吱吱叫著,捏緊了握在拳心的淩羽。
  「啊──哥、哥哥,救、救救我──」
  「淩、淩羽──混、混蛋東西,放開她!」落泉又怒又驚,衝上前便是給魔猿一拳。
  「吱!」魔猿像是不痛不癢般,回敬給落泉的一拳便讓他整個人飛了出去。
  「唔──混帳──!」
  項落泉被擊飛後,痛得眼前一黑,險些失去意識。
  當他回過神來,魔猿和自己最親愛的妹妹淩羽,早就不見身影了。
  「可惡……!」項落泉也不是會軟弱地坐在地上的人,握緊了拳頭便往山坡下衝去。
  「一定要在、在那之前……!」
 
  「聖、聖職者先生!請你一定要救救我妹妹!她剛、剛剛被、被妖怪、抓走了!」顯然是跑了很長一段路的項落泉上氣不接下氣,斷斷續續地把話說完。
  他穿過了整個住宅區,好不容易才找到距離這裡最近的修道院。
  「什麼!在哪裡?趕快帶我過去!」被稱作聖職者的男人大驚,很快地從座位上站起。
  當兩人匆匆忙忙地再度跑過沒有行人的街道、抵達事發現場時,已經是月牙高掛的夜晚了。
  「就是這裡,只是那隻白痴猴子抓著我妹妹就跑進森林裡了。」項落泉說,顧不得能力不及便要往森林衝去,卻被聖職者給攔住。
  「可是,現在是晚上,妖怪的能力會增強,只有我的話,恐怕……」聖職者面有難色。
  「你是什麼意思?你不救我妹妹嗎?」項落泉憤怒地揪起聖職者的衣領。
  「不,我是說──算了,走吧,果然還是得去看看。」聖職者沒有太多回應,只是拍開項落泉的手。
  對方畢竟是有能力才來幫忙的,項落泉雖對他的態度很不滿,卻也不能說什麼。
   
  魔猿的足跡其實十分好辨認,一路上都有因其龐大的身軀而被撞歪、撞倒的樹木,很容易知道其去向。
  兩人在森林裡行走著,沒有做任何交談。很快地便到了看似是終點的一塊空地。
  「妖獸的足跡到這裡就停了,這裡說不定是他的棲息地──」
  「羽!淩羽!」
  有實戰經驗的聖職者做出了分析,卻被發出驚叫而向前衝去的項落泉給打斷。
  項落泉衝到正前方一棵特別巨大、盤根錯節的樹下,聖職者這才發現那裡原來躺著一個年約十歲的小女孩。
  「羽,醒醒!羽!」項落泉不斷呼喊著懷中女孩的名字,她卻沒有任何反應。
  聖職者湊上前,才注意到女孩的身體已經傷痕累累,身上的白色洋裝佈滿撕扯的痕跡和──泥土跟血混合成的紅褐色汙漬,可愛的臉蛋也有許多不算小的傷痕。
  最不忍卒睹的是,女孩白皙的脖子上有一道野獸的爪痕,橫劈過女孩的鎖骨,停留在心臟的位置,傷口之大令人怵目驚心。
  而很顯然的,這是致命傷。
  男人猶豫著該不該開口,儘管他沒有碰觸到女孩的身體,卻仍能清楚知道,想必是冷得不能再冷了吧。
  「……那個,小弟弟,她──」已經沒救了。
  「閉嘴!」項落泉大吼,聖職者嚇得愣住,他卻也被自己的失控給嚇到。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項落泉垂下眼眸,看著懷中的女孩,聲音裡的痛苦讓男人不忍去聽。
  「沒關係,我知道這很──」
  「吱──!」聖職者的聲音被一道尖銳刺耳的叫聲給打斷,兩人警戒地很快跳起,項落泉自然不會不認得──那就是那隻魔猿的聲音!
  「混蛋猴子,納命來──」項落泉悲憤交加的怒吼,掄起拳頭便衝向魔猿,卻依舊還是被一掌擊飛。
  「小弟弟!很危險不要去!剩下的交給我!」聖職者確定了項落泉沒有大礙後,便擋在魔猿面前,拿出了法器。
  「吱!」魔猿也不等聖職者攻擊,吱吱叫著便撲了過來。
  「退!」聖職者大喝一聲,就在項落泉以為他就要被妖怪給撕成兩半的時候,一道淡藍色的光帳忽然出現在魔猿跟聖職者中間,硬是吸收了魔猿的攻擊。
  「縛!」聖職者揮動法器,一條條銀色的光鏈便從光帳延伸出去,緊緊地纏住魔猿的身軀。
  「吱──!」眼見情勢不對,魔猿掙扎著,卻動彈不得。
  「淨!」聖職者的聲音像是為這場戰鬥畫下句點般強而有力,魔猿身上發出了光芒,然後一轉眼,那隻巨大的妖獸消失了,只剩下一隻比普通猴子還要小的小猴子在光鏈中掙扎。
  聖職者解除了術法,小猴子哀嚎幾聲便奔向森林深處。
 
  「結束了,妖影已經被淨化了。」聖職者說,迎上項落泉帶著不解的憤怒眼神。
  「你說這樣結束了?那隻混帳猴子還沒死呢!」項落泉激動道,握緊的拳頭不住地顫抖。
  「牠的靈魂已經被淨化了,牠現在不過是隻人畜無害的小猴子。」聖職者抿起雙唇,顯然是對項落泉連感激都沒有的態度很是不悅。
  「人畜無害?你說牠人畜無害?牠剛剛、牠,殺、殺了我妹妹!你竟然說牠人畜無害!」項落泉不可置信,連聲音都因為激動而顫抖。
  「……。」明白對方畢竟失去親人,又還是個小孩子,聖職者也不做太多爭辯。
  「哼、什麼聖職者,根本是只敢躲在保護罩後面的懦夫!」項落泉怒極,開始對聖職者出言嘲諷。
  「你說什麼?」儘管不打算對小孩子動氣,不過項落泉卻污辱了自己的身分,怎麼想都不能忍受!聖職者轉過頭,瞪著對方。
  「本來就是,你根本就連攻擊都沒有!揮揮那種娘娘腔的東西,就叫做戰鬥嗎?未免太──」
  「你別太過分了!」
  項落泉還沒說完,卻被聖職者迎面就是一拳。沒有防備的他被揍得後退一步。
  「今天我當你是小孩子,不跟你計較。」聖職者冷哼著轉過身,朝來的方向走去,「你也快點走吧,這裡還是很危險的。」
  「剛剛你連手指都沒碰到那猴子呢,現在卻用拳頭揍了『小孩子』?你還要不要臉啊!」項落泉對著聖職者的背影大罵,在空曠的森林裡彷彿激起回音。
  「懦夫!廢物!娘娘腔!」項落泉繼續口不擇言的亂罵。
  就在項落泉以為聖職者已經走遠時,他卻轉過身來,不帶著表情開口:「還有,小朋友,我們是瓦納海姆教團,不是只會亂殺的千羽神社,你想打怪當勇者的話,下次別找錯人。」
  聖職者拋下這句話,便頭也不回的走了。
  「瓦納海姆是吧!娘娘腔加入的娘娘腔組織!我就加入千羽神社給你看!混蛋聖職者!」項落泉怒吼著,也不管對方到底有沒有聽到。
 
  項落泉的罵聲停息後,森林再度恢復它原本空泛的寧靜。
  平息了怒火,此刻滿溢在這位十四歲少年心中的,便只剩下悲傷了。
  他望著傷痕累累的女孩,全身都在發著抖。
  「對不起,羽……對不起,我沒能保護你……」
  女孩當然不會回答他。
  「是我太弱了,對不起……我會變強!會替妳報仇的!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不斷重複著的對不起,迴盪在空地裡。
  「對不起,我們說好要一起去表演的……我會好好練琴,不會再彈錯了,對不起。」
  項落泉自顧自地說著,儘管臉上帶著懷念的微笑,卻無法掩蓋他痛苦的聲音和、不斷滴落的眼淚。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而女孩,始終沒有回應他。










~ Fin.

 


後記(X):

哈囉這裡是泠雨星(落泉媽媽中之)
這是落泉的故事,算是說明落泉加入千羽神社的原因 ...
其實我只是想要埋個落泉有把粉紅色烏克麗麗的伏筆啦 (槓#
話說我寫到後面自己好難過喔,落泉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虐你的
(其實有部分原因是BGM,雖然BGM和故事沒什麼關係)

就醬,其實之前就好想寫了可是我很懶。(#
之後再見吧,官方任務以外的文目前預訂只有一篇。(什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