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land .

關於部落格
企劃專用的部落格 (:
  • 16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任務】005 處決。

 
 
 
  趴在交誼廳的塌塌米上,項落泉的表情罕見地充滿疲憊。
  「呼……」他吐了一口長長的濁氣,彷彿想把滿腔的煩悶都吐出體外。
  「落泉師弟,怎麼一大早的,看起來這麼累?」身後,一個充滿磁性而溫柔的男聲響起。
  「喲,飛櫻前輩。」項落泉懶懶地抬起一隻手當作招呼,然後才從塌塌米上坐起。
  「在擔心千羽大人?」飛櫻問道,臉上帶著項落泉熟悉的笑容。
  「……不算是。」項落泉回答,眼睛卻不是看著飛櫻,而是傻愣愣地盯著自己的手掌。
  「還在想那件事?」見對方如此不對勁,飛櫻很快地發問。
  「──!」像是被說中心事般嚇了一跳,項落泉不發一語地抬頭望了飛櫻一眼,眼中瞬間滑過了一抹痛苦。
  「那真的,不是你的錯。」認真地回望對方,飛櫻道。
  沒有回答,項落泉只是從口袋裡拿出一疊紙符──他用來召喚式神的工具。
  他抬起頭,卻不再是過去嬉笑胡鬧的他,有的只是痛苦而嚴肅的表情:「飛櫻前輩,請教我,更厲害的咒法──求求你。」
  就連聲音都像是遭到酷刑般虛弱不堪,項落泉顯然仍沉浸在上一個任務的偶發事件裡。
  「……。」飛櫻望進項落泉眼裡,沉默了半晌後,他笑了:「師弟你,果然是個笨蛋。我怎麼可能不教你呢?」
 
  於是兩人來到神社的庭院,坐在樹下翻著飛櫻帶出來的書。
  「我說,飛櫻前輩……」項落泉一邊艱苦地研究著書中的奧義,一邊發問:「為什麼我們要在外面讀書啊?」
  「這樣才能感受到大自然的元素,真正讓靈力能充滿你的心靈和身體啊!」講到熱愛的法術知識,飛櫻興奮地甚至讓幾張紙蝴蝶在空中翩翩起舞。
  項落泉無奈,只好繼續看著手中彷彿天書般的《劍士也能操控的火元素》。
 
  兩人一直待到連夕陽的影子都看不到、屋外漆黑一片的時候才闔上書。
  「那個,飛櫻前輩。」項落泉閉著眼靠在樹上,享受著晚風的吹拂。
  「嗯?」飛櫻的身影隱藏在黑暗中,聲音在黑暗裡分辨不出方位。
  「你對於千羽大人的事情……有什麼看法?」項落泉小心翼翼地發問道,深怕不小心得罪他人。
  「嗯,有些擔心她的傷勢呢。」飛櫻和平常一樣地帶著溫柔的語調答道。
  「就這樣?」有些訝異,項落泉睜開眼睛。
  「不然應該,有什麼樣的看法呢?」飛櫻反問。
  「我以為,應該會對昔日的夥伴感到憐憫或一些、什麼的──」項落泉一時語塞,支支吾吾地。
  「憐憫?瞧你這語氣,真像是教團的人啊。」飛櫻的冷嘲熱諷聽得項落泉渾身不自在,「我們沒有什麼昔日的夥伴,我們只有『現在的』夥伴跟妖物兩種分別。既然不再是夥伴,那就該消滅,就這樣。」
  「……我知道了。」項落泉深吸一口氣,拾起整理好的書堆,站起身,「也不早了,趕緊回去休息吧,前輩。」
  「嗯,今天辛苦了。」飛櫻笑笑,彷彿剛才那個冷酷的自己不存在一樣。
  「前輩晚安。」項落泉禮貌地說道,就在拉開神社的拉門前,飛櫻卻突然喊住他:「那個,落泉師弟。」
  「是?」轉過身,項落泉有些疑惑。
  「雖然我很想親手解決那個垃圾,但是這既然是你的任務,還是給你負責比較好。」飛櫻說道,在黑暗中看不清表情:「明天就去把他處理掉吧,放著也只是礙眼而已。」
  說罷,飛櫻朝著神社的另一端走去。
  「……知道了。」項落泉輕聲地說,然後走進屋裡。
 
  翌日。
  「雖然是妖,不過畢竟是人類的形態啊……」喃喃自語著,項落泉依循著資料中最後發現目標出現的途徑,來到了都市中被人們所遺棄的角落。
  這條街的房子本來被某個財團大量收購,然而在拆遷房屋之時,公司卻無預警地破產倒閉,留下了整條街破碎不堪的老舊房屋。政府也拿這裡沒辦法,只能放任這塊地無止盡地腐敗下去。
  這是個三不管的地帶,久了便聚集了許多無家可歸的街友,還有成天打架鬧事的青少年。
  ──這種地方,最適合妖影生成。
 
  項落泉謹慎地靠著牆壁走,並沿途放出用來追蹤的式神。
  兩旁房屋破舊發霉的遮雨棚屏蔽了陽光,使得這裡幾乎看不清腳下的東西;角落堆積腐爛的廚餘垃圾也散發出濃烈的惡臭。
  在這樣糟糕的環境之中,項落泉不禁皺起了鼻子。
  忽然,他的神色一凜──不知不覺中,出現了其他人的氣息!
  「有種就出來吧,別躲躲藏藏的。」項落泉聲音很冷靜,身體卻迅速地跳開原本站著的地方。
  下一秒,那裡便傳出「轟!」地一聲,發出了燒焦的臭味。
  項落泉警戒地打量四周,卻因為光線實在太不充足而什麼都沒有看到。
  「能夠無聲無息地朝我丟東西,看起來是個很厲害的高手啊。」項落泉不怒反笑,露出了棋逢敵手的興奮表情。
  然後下一秒,四周傳來連續的炸裂聲!
  空中突然爆出許多湛藍色的火焰,飄散著,把項落泉的周圍照得燈火通明。
  「嘿嘿,這是我新學的法術哦,不錯吧!你沒輒了吧?想Gank我?你還早呢!」說出了意味不明的發言,項落泉嘻嘻笑著,繃緊的神經卻依然沒有放鬆。
  但是,隨著黑暗的退去,敵人也彷彿消失在光亮中,好一會兒過去都沒再有下一步的行動。
  四周靜悄悄地。
  只有項落泉的呼吸聲,和火焰燃燒的爆裂聲。
  彷彿──沒有其他人在。
  「不對、這不對──混帳,讓他給逃了!」咒罵著自己的大意,項落泉一個彈指,身旁數十簇火球便立刻熄滅,視線也瞬間回歸黑暗。
  「呀啊────」
  「!」就在項落泉想要往巷子深處奔去的同時,反方向的位置赫然發出了悽厲的尖叫聲!
  想也沒想地,項落泉立刻掉頭往聲音的方向跑去。
  聽那人的聲音,像是遇到了很緊急的危險──
  這樣想著,項落泉並沒有注意到,在他轉過身的那一剎那,背後傳來若有似無的一道輕笑聲,很快地在黑暗中消逝。
 
  離開巷子沒多久,項落泉很快就發現了聲音的來源──一個臥倒在柏油路上、正不斷發出虛弱呻吟的老婦!
  「老婆婆!老婆婆!妳怎麼了!」項落泉跑過去,觀察著老婦人的身體狀況。
  「好、好痛啊……那、那到底是……什麼……怪物……」老婦人捂著肚子,露出十分痛苦的表情。
  「怪物?妳看到了什麼?」聽見了敏感的字詞,項落泉也顧不著老婦的身體了。
  「有、有很大的……黑影……從巷子很快衝出來……把我撞飛出去……」老婦人的聲音害怕地顫抖著。
  「黑影?那妳有看到他往哪裡去了嗎?」
  「沒、沒有──好痛……!」老婦呻吟著,彷彿下一秒就要昏厥過去。
  「這下糟糕了。」暗罵一聲,項落泉太過專注追蹤妖影,一直到老婦痛得又呻吟起來,才注意到她受了很重的傷。
  「老婆婆,我送您去醫院吧?」項落泉說著,把老婦攙扶起來,沒等她回應,便把對方給揹到背上。
  「謝……謝謝啊……」
  「不,這沒什麼。」項落泉心不在焉地回答,滿腦子都是妖影的事。
  「像你這樣的年輕人……見義勇為……不多了啊……」老婦人說著。
  然後下一秒,老婦人的聲音,和另一道項落泉沒聽過的女性的聲音重疊在一起──
  「所以,這麼好的人,就讓我吃了吧!」
  說話的同時,老婦人越過項落泉的肩膀垂在他胸前的雙手猛地用力!
  「什、什麼……時候……!」項落泉猛地頓住,背上哪還有什麼老婦人,只有一個站在他面前,甚至不到他胸口高的年輕女子露出狂妄的笑容。
  而他胸前,插著一把展開的摺疊刀。
  「妳……這…….妖……」話未盡,項落泉早已失去意識,往後仰倒在人行道上。
  「再來,可是我的──」
  「你們看那裡!那、那裡有人倒著!」
  「是、是人!有人受傷了!快叫救護車!」
  就在矮小女性還想要有下一步行動的時候,一群像是夜遊返家的大學生發出了吵鬧聲,朝著這個方向奔來。
  「嘖,只好下次再跟你玩了。」女人露出正高興時被人打攪的表情,啐了一聲後便往陰暗處退去,轉瞬消失得無影無蹤。
 
  項落泉醒來時,已經是那之後的一個禮拜了。
  「落泉師弟!你終於醒了!」
  他醒來時,身旁是飛櫻泛著淚光的笑臉。
  「飛櫻……前輩?這裡是哪裡?」打量著四周,項落泉的意識出現了短暫的空白。
  「這裡是醫院喔。」飛櫻用袖子揩揩眼睛,瞇起眼微笑著,「你記得嗎?你去執行任務的時候被攻擊了,胸口被插了一刀。醫生說你真的很幸運,要是刀子再偏那麼一咪咪──」飛櫻用大拇指和食指比出了不到一公分的距離,「──你就會死了。」
  項落泉嚥了嚥口水,發現自己病人服內的胸口的確包紮著極厚的繃帶。
  有點困窘地下意識想搔搔頭,才注意到自己的頭上也套著紗布。
  朝飛櫻投去一記疑惑的眼神,對方很快地給了解答:「那個啊,誰叫你倒的時候不是在草地上,是在人行紅磚道上呢,腦袋破了個洞。這也是你會昏迷那麼久的主要原因吧。」
  「……。」沒有說話,項落泉陷入了不知所以的沉思中。
  「怎麼啦?你還好嗎?」伸出手拍拍項落泉的肩膀,飛櫻溫柔地問道。
  「不,沒什麼……只是,我想一個人靜一靜,可以嗎?」項落泉開口時,語氣帶著飛櫻從沒聽過的沮喪。
  「好吧……」想了下,覺得此刻的他也真的很需要沉靜一番,飛櫻很快地答應了,然後便往病房外走去。
  出門前,飛櫻不放心地又轉頭看了看:「有任何需要的話,一定要打給我喔。」
  「知道了。」努力地擠出一個笑容想讓對方安心,殊不知這只會造成反效果。
  「掰囉。」飛櫻無奈地看著自己的師弟,也只能揮揮手離去。
 
  轉過頭前,飛櫻注意到項落泉望著窗外的眼神。
  「那深沈而痛苦的表情,真不像他啊……」飛櫻用背抵著關上的房門,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最近發生的事,實在是太多了。多到,讓這孩子也不得不長大了。」挺起身子,飛櫻也調適著自己的心情。
  「雖然說,不能說是不好的改變。」邁開腳步,他準備回去報告千羽大人。
 
  「……只是,那悲傷的眼神,真教人心疼啊……」
  飛櫻最後的一抹嘆息,很輕、很輕,讓人幾乎聽不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