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land .

關於部落格
企劃專用的部落格 (:
  • 16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任務】004 見機行事

  明亮的月牙高掛在天上,在沒有光害的山區裡,晴朗無雲的天空只有繁星作為點綴,很是美麗。
  夜已深。
  儘管這是個適合欣賞夜景的時間和地點,此刻站在月光底下的少年卻完全沒有欣賞夜景的興致。
  項落泉抬頭,讓月光與星光灑落眼底,在翠綠色的雙瞳中映出皎潔明亮的色彩。
  「墓園,完全就是,討厭。」把視線放回眼前的鏽蝕得厲害的鐵門,項落泉皺起了眉頭。
  鐵門上刻著的應該是墓園的名字──或者說是它「本來」的名字──長期的風吹日曬雨淋,早已讓上頭的字給侵蝕得看不清本來的模樣。
  鐵門上的暗褐色的鏽痕像是在傳遞某種不祥的氣息,連平時吊兒啷噹的項落泉都只是凝重地觀望。
  赫然,一陣沒來由的風吹來。
  本該鎖上的門卻緩緩地移開一道縫隙,發出了吱呀的刺耳聲音──像是,在歡迎誰的到來。
  「呿,裝神弄鬼。」咋舌,有點反常地深吸一口氣。
  打架培養出來的敏銳直覺讓他知道,這一個任務,恐怕不是幾顆拳頭就能解決的。
  「看是你功力比較深還是我的拳頭比較硬,哼。」對著空氣說,也像在對自己打氣,項落泉冷哼,踏入墓園。
  吱呀──
  門,不知何時,竟又緩緩地關上了。
  
  *
  
  「是到了沒啊,怎麼那麼遠?」
  雜草叢生的荒郊野嶺中,突然響起一道男孩的聲音。
  「就快了啦!」
  另一個男聲回答。然後空氣陷入寂靜,只有衣服摩擦枝葉窸窸窣窣的聲響。
  「到了到了!就是這裡了!」
  幾分鐘後,一個男孩子叫道,語氣充滿興奮。
  一連串嘈雜的摩擦聲過後,聲音的主人們終於穿出比人還高的雜草地,趴在石頭路上喘氣。
  總共有五個人,五個都是男孩子,都還穿著市區某高中的制服,卻都已經布滿泥污和灰塵。
  「嘿嘿,這地方看起來就很詭異啊。」剃著刺蝟頭的男孩說道,抬頭看著他們目的地的入口──一座名字早已在歷史中被抹去的墓園。
  「嘻嘻,感覺就超好玩的啊!」染著棕色頭髮的俊俏少年說道,摩拳擦掌。
  「那我們就開始吧!」一個像是帶頭者的金髮少年說道,拿出一個鋁罐,「這是籤筒,一次抽一個,抽到的人要進去拿一個墓前的東西出來!」
  「這、這樣好嗎?會、會不會被詛咒啊?」一個畏畏縮縮的平頭男孩問道,冷汗直流。
  「媽的,我都不怕警察了,難道還怕那些臭幽靈?」金髮少年啐了一口,眼裡充滿不屑,「你既然這麼怕,那麼你就早點進去早點出來吧,你就是第一個了。」
  「什、什麼,怎、怎麼這樣──」平頭男孩嚇傻,就快哭出來。
  「你是要不要進去啦,你要趕快進去趕快出來,還是要在外面被我們打昏之後丟進去?」一個染著綠髮的男孩不耐煩地說,朝空中揮了幾拳恐嚇。
  「我、我──」男孩用力地深呼吸,「我進去就是了。」
  其餘四名男孩對視,紛紛露出充滿惡意的微笑。
 
*
 
  「嘖,連這傢伙的長相都還不確定,有點麻煩啊……」漫無目的地在墓園裡走著,項落泉皺緊了眉頭。
  窸窸窣窣。
  「誰!」聽見了摩擦的聲音,項落泉警戒地轉過身。
  什麼都沒有。
  「裝神弄鬼。」項落泉暗罵一聲,踢起腳下的枝葉。
  喀。
  樹枝碎裂的聲音──有什麼東西踩過!
  「到底是誰?」項落泉怒極,靈視力不怎麼強的他卻也無可奈何。
  他背後,只是無止盡的黑暗,像是要把一切都吞噬。
  「沒有辦法了,」為了改變現況,他只好拿出他的唯一的武器──「去吧,混蛋紙片人,去把那混蛋東西找出來。」
  「哼,看你還不露出你的真面目?」項落泉笑道,滿意地看著如蝴蝶般飛舞的紙片人在夜空中各自散去。
 
  突然。
  「呀啊────」
  一道悽厲的尖叫劃破墓園裡死寂的空氣,項落泉想也沒想便往聲音的方向衝去。
  「可惡,還是來晚了嗎?」一邊跑,他一邊想著。
  「誰、誰來、救救我!救命啊──」哭號聲傳進項落泉耳裡,很快便找到了男孩。
  「找到你了!」項落泉下意識地先把男孩趕到身後,才想起妖物還在旁邊,「這、這什麼──」
  天不怕地不怕的項落泉也不禁愣住。
  在他眼前的,不是什麼沒有頭的殭屍或是長脖子的女鬼。
  而是,一隻有3層樓高的蛇身女妖!
  它的腰部以下有著蛇滑溜的尾巴,佈滿著閃著妖異藍光的鱗片;上半身則是一名長相嬌媚的女性,眼睛卻是血紅色的看不見瞳孔,嘴裡正嘶嘶地吐著蛇信。
  「嗚嗚嗚、是怪物!我、我剛剛走到這裡想要撿東西的時候、它、它就出現了!」身後的男孩哭哭啼啼道,連連後退卻又害怕碰到墓碑的模樣十分滑稽。
  「閉嘴!懦夫!」生平最討厭沒肩膀的男人,項落泉恨不得讓這傢伙乾脆被妖怪吃了算了。
咻。
  幾道滑過空氣的聲音,方才被派出去尋找妖物的式神們回來了。
  「你們速度真慢,」苦笑,項落泉揮手示意它們排開戰鬥位置,「算了,有總比沒有好。
  戰鬥開始。」
 
  「嘶──」蛇女發出恐嚇的聲音,一個扭腰,比人體還粗的尾巴掃過!
  所到之處的墓碑被撞個粉碎、草和樹叢連根拔起,嚇得平頭的男孩往後退得更遠。
  項落泉機警地往後跳開閃避危險的攻擊,一邊思索著該如何對付。
  「物理攻擊絕對是無效的啊……」看著蛇妖那比墓碑還大、比石板還厚的鱗片,很快地下了結論。
  「嘖,紙片人!」靜下心凝神,把心中的指令傳達給飄在空中的式神們。
  式神飛向蛇妖的臉,然後在她的眼前──炸開!
  項落泉沒有能夠藉以施展魔法的武器,只能用像是丟炸彈一樣的方式控制式神。
  蛇妖痛吼一聲,尾巴用力地拍打地面,使得大地震動起來。
  「弱點果然是眼睛嗎,真是老套。」項落泉碎碎念道,又放出了幾隻式神。
  蛇妖也不再給他機會,一個扭動又把蛇尾揮來。
  「換一招啦妳這爬蟲類!」項落泉笑著跳開,口中不忘挑釁對方。
  「嘶──」蛇妖憤怒地嘶嘶叫,用它那雙跟遮陽傘一樣大小的手在地上胡亂抓著,想把項落泉抓住。
  「嘿嘿妳抓不到我!」項落泉也反應極快地在縫隙間跑來跳去,很是靈敏。
  蛇妖怒極,幾乎快要暴走。
  就在這時候,攻擊停止了。
  「嗯?」項落泉也停下腳步,看著龐大的蛇妖,「不快點攻擊的話,就換我了哦?」
  於是式神再度在蛇妖的眼睛前引爆!
  但是這次,蛇妖的暴怒很快便停息,雙眼在身下掃視著像在尋找著什麼。
  「吭?妳在找什麼?地上有錢?」項落泉嘴巴亂講,眼睛卻也很謹慎地跟隨著蛇妖的視線。
  「嘶。」忽然,蛇妖發出了輕輕的聲音,簡直、簡直就像──
  在笑。
  它右手伸出,卻不是朝著項落泉的方向。
  「妳想做什麼,那裡──」項落泉話還未說完,卻已明白了蛇妖的企圖,嚇得瞪大碧綠的雙眼:「混蛋!」
  「救命啊──」
  蛇妖的手收回,上頭卻握著一個不斷尖叫的物體──方才的平頭少年。
  「混帳,把他放下來!」項落泉怒罵,指揮著式神就要攻擊。
  「嘶。」蛇妖吐著蛇信把少年舉到眼前,像是在要脅人質一般,它紅色的眼睛透露出濃厚的惡意。
  「可惡。」項落泉罵著,卻一時想不到對策。
  對於手中的少年,蛇妖卻似乎還不能滿足,伸出左手就又要朝項落泉抓來。
  「媽的!」手中沒有武器的項落泉只得跳開,但是一直躲避卻也不是辦法。
 
  「算了,那傢伙,死便死吧。」項落泉閉上眼,就像想假裝眼前的一切都不存在一樣。
  用力咬牙,項落泉再度睜開雙眼。
  然後從口袋裡拿出一疊褐色的紙片,用力拋出。
  「我的任務,是除掉妖物,而不是拯救懦弱的人類。」
 
  紙片沒有散開,而是隨著靈體進入而在空中拉開一條長長的、手連著手的紙片人龍。
  紙片人龍飛向蛇妖的眼睛,無視於它舉在眼前的人類,繞過蛇妖的後腦杓,圍成一個圈。
  「不、不要……」少年像是明白了什麼,瞪大的雙眼散發著巨大的恐懼。
  「……對不起。」閉上眼,項落泉朝著紙片人龍,灌輸了所剩的所有靈力。
 
  轟!轟!轟!轟!轟!
 
  連環的爆炸像是煙火般在夜空中燒開。
  燒開蛇妖的臉,燒開藍色的尾巴,燒開──燒開蛇妖抓著少年的手。
  死去的蛇妖在空氣中消逝,失去支撐的少年在空中自由落下,像是斷了線的木偶。
  項落泉奔上前,在男孩落地前接住。
 
  被火燻得漆黑的臉上沒有表情,安詳地像是睡著了。
  「……。」項落泉伸出手,探向男孩的鼻下。
  ──沒有氣息。
  「……。」項落泉閉上眼,像是不忍面對這個事實。
  「啪。」突然,項落泉背上傳來的刺痛讓他睜開眼。
  背後,一個被燻黑、甚至燒斷一隻腳的紙片人伸出手貼在項落泉臉上。
  「呿,你這是在擔心我?」項落泉道,空出一隻手來,用手指夾住紙片人。
  「……我沒事,你趕快走吧──還有,辛苦了。」語音落下,紙片人也在空中成了灰燼飄散。
 
*
 
  「怎麼辦啊,小智還沒出來,要不要進去看看?」
  墓園外,高中生四人不安地來回踱步。
  「有、有人影!有人!有人出來了!」突然,刺蝟頭少年喊道。
  「是、是誰?」金髮少年警戒地問道,那人卻沒有停下腳步的跡象。
  「他手上還有一個人!是、是小智!小智在他手上!」綠髮男孩驚訝道。
  來人,自然是項落泉。
  項落泉把名為小智的少年放在地上,然後退到一旁,任由其他高中生們靠上去。
  「他、他怎麼了?你把他怎麼了?」金髮的少年質問道。
  項落泉沒有回答,只是回望向男孩充滿恐懼與憤怒、卻硬是逞強的眼睛。
  「……對不起。」
  就像過了半個世紀那麼久,項落泉喃喃地回答,小聲的幾乎像是在自言自語。
  「什、什麼?」金髮少年愣住,一時反應不過來。
  「……你們快點走吧,他的父母……我會負責的。」項落泉沒有回答對方,而是這麼說道。
  四名嚇呆的少年──棕髮的男孩甚至還掛著兩行淚──竟也沒有反抗,亦步亦趨地往山下走去。
  留下平頭少年的屍身靜靜躺著,像是睡著一般。
  「……對不起。」望向四個人的背影,再低頭凝視著男孩平靜而沒有任何氣息的身體。
  他只是繼續喃喃著這三個字。
 
  
  少年的屍體當然沒有回答,只是在月光下靜靜躺著。
  再也不動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