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land .

關於部落格
企劃專用的部落格 (:
  • 16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任務】002 惟恐天下不亂。




  「式神啊……」
  坐在神社外,拿著任務單的項落泉煩惱地踢著飄落到腳邊的葉子。
  「最討厭需要精神力的東西了。」要他這個連攻擊法術都沒辦法拿捏力道的傢伙學會「控制」式神?開什麼玩笑……
  「可是,畢竟是任務……。」
  無奈地嘆口氣,他決定回神社去借點書來研究這該死的東西。
 
  「這什麼……到底在畫什麼啊……」拿著畫有各式符咒的書,項落泉苦惱地喃喃自語。
  「啊呀我不管了!乾脆直接衝進去修道院把他們的大廳搞得亂七八糟然後直接跑走算了!」項落泉自暴自棄地大吼,引來不少神社裡的其他道士的側目。
  「唷,落泉師弟!」忽然,一個有點熟悉的聲音響起。
  「呃?」項落泉盯著來者,良久才想起對方的身分,「啊,是那個沒有名字的『前輩』!」
  「……真是不好意思啊,我是『前輩』沒錯,不過我是有名字的,我叫飛櫻,飛翔的飛,櫻花的櫻。」
  飛櫻苦笑,雖說上次自己是沒有自我介紹啦,不過直接說自己是沒有名字的前輩未免也太好笑了……。
  「啊,是哦,飛櫻前輩──可是,你是男生吧?」項落泉忍不住發問道。
  「對,我是男生,有什麼問題嗎?」
  「沒、沒事,那請問飛櫻前輩,找我有什麼事嗎?」
  飛櫻臉上無奈的表情更甚,讓項落泉不敢再繼續發表意見。
  「啊,差點忘了,聽見你在這亂叫就過來看看了,你一定是在苦惱新任務吧?」
  飛櫻笑笑,想起剛進來神社時好像也被千羽大人這樣玩過……真是,好懷念啊。
  「……是的沒錯,我感到非常苦惱,非常非常苦惱。」
  被戳到痛處,項落泉整個人無力地癱軟在桌上,書也掉到榻榻米下。
  「《笨蛋也能學會的式神召喚》?這是從哪拿來的怪書,我怎麼沒看過……」
  飛櫻隨手撿起地上的書,當場傻眼。
  再看看身旁趴倒在桌上裝死的落泉師弟……該不會這傢伙,連笨蛋都不如吧……
  「這書名雖然完全不可靠,不過它倒也沒寫錯,召喚之前得先學好畫符才行啊。」飛櫻專注地翻著書,不忍去看項落泉整個垮下來的臉,「不過既然都來了,不把你教會好像有點辜負千羽大人的教導啊。」
  飛櫻勾起一抹笑。
  項落泉忽然覺得背脊一冷。
  「式神召喚特訓,開始!」
 
  「那個符號是很重要的元素,不可以漏掉,重畫!」
  「這是小朋友的塗鴉吧,重畫!」
  「好很多了,只是……這是你睡著滴到的口水嗎?重畫!」
  「重畫!」
  「重畫!」
  「重畫!」
 
  「可以了,這些都是應該可以召喚成功的!」
  飛櫻露出滿意的微笑,把手上一疊合格的符放在桌上。
  不過,這已經是兩個小時以後的事了。
  「太好了啦……」
  說是這麼說,項落泉的語氣卻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該死的,什麼式神召喚特訓!分明是鬼畫符特訓吧!
  「那個,飛櫻前輩,我想先睡──」
  「接下來,我們就去外面召喚看看吧!」
  「不──要──」
 
  「集中精神,朝它們灌輸你的冥想力。」
  飛櫻道,作為示範地成功讓一隻小紙人在空中跳起舞來。
  「很簡單的,試試看吧!」
  飛櫻把一張符遞給項落泉。
 
  「......我真的有在努力。」
  五分鐘後,項落泉放棄。
  「……沒辦法集中的話,可以把眼睛閉上看看。把你的力量推過去──」
  「轟!」
  火光乍現,項落泉滿臉通紅地看向飛櫻。
  「我不是叫你攻擊它……」
  「……對不起。」
 
  又過了好久,久到太陽早已躲到山的背後,星子也掛在樹梢上看著自己。
  「煩死了啦……。」
  項落泉嘀咕道,看看時間,畫出能夠召喚的符咒也已經是四個小時前的事了,飛櫻前輩剛剛也已經回去休息了。
  可惡,難道我真的沒辦法成功嗎?
  「混蛋紙片人,有種你就起來跟我打架啊!起來啊!」
  項落泉怒吼,不爽地把剩下沒被自己燒掉的符紙往天空拋去。紙片四散,白茫茫的一片,扣掉在紙花裡暴怒的男子不看的話,景象很是美麗。
 
  「啪。」
  忽然,有誰朝自己的頭巴了一下。
  「什麼──?」
  項落泉愣住,回頭。
  「啪。」
  一個微小的觸感碰上鼻頭,帶來些微的疼痛。
  而造成這個痛感的始作俑者,正以沒有五官的臉盯著項落泉碧綠的雙眼看──一個紙人,寫了召喚式神符咒的紙人。
  「什麼?我、我成功了?我成功了!等、等一下,你幹嘛打我!住手!老子叫你住手!混蛋紙片人!」
  項落泉大喜,開心地手舞足蹈──這是百葉窗後,飛櫻的眼睛看到的景象。
  飛櫻微笑,一整天的辛勞總算有成果了。這樣想著,他回到床上。
  ──不過事實上,項落泉正不爽地揮拳趕走一直想找自己打架的式神。
  
  隔天,修道院外。
  「混蛋紙片人,這麼愛找架打你就去打那些臭聖職者吧!」
  項落泉露出殘暴的笑,成功召喚出了幾隻磨拳擦掌的式神。
  「……。」在一旁看著的飛櫻,完全嚇傻。
  只見幾隻人形式神敏捷地穿過兩人躲藏的行道樹,跳到正好經過的聖職者頭上就是一拉,痛得倒楣的聖職者男孩哇哇大叫。
  「嘖,大男人這麼不禁打,老子非得好好磨練你!」躲在一旁看的項落泉見對方是個年輕的男孩,不屑地撇嘴。
  「利卡你怎麼了!哪來的紙人!一定是臭神社派來的!」另一名綁著雙股辮的女聖職者連忙伸手要把式神拉下,怎知卻挨了紙人一拳。
  「唔、好痛!這些傢伙到底是什麼東西!」女聖職者大怒,嘴裡喃喃念著淨化咒語,卻對這些本質就不是惡靈的式神完全無效。
  「可惡,咒語對他們沒用,只能跑了,利卡快來!」女聖職者吼道,狼狽地朝修道院跑去。
  「嗚,知、知道了──哇!」本來被纏住的那名聖職者也想逃跑,沒想到卻被式神給絆倒了!
  其他式神們哪會放過這機會,撲上去就是一陣又拉又踢又打,痛得男孩大哭。
  「修道院的人都這麼廢物嗎?嘖,即使完成了任務還是感覺不到痛快啊。」
  看著完全沒有他口中「大男人」模樣的男孩,項落泉不爽得只差沒衝出去「親自動手」了。
 
  就在這時候,紙片人們突然不動了。
  失去靈力灌輸的紙片無力飄落,在地上淚眼汪汪、維持趴姿的男孩更顯得可笑。
  「咦?」男聖職者愣住,方才跑開的女聖職者也呆呆地望著滿地的紙片。
  「被……放過了?」
 
  「呿。」
  用力踢開腳下的石子,項落泉不爽的表情全寫在臉上。
  「怎麼啦,落泉師弟?」
  飛櫻看著情緒突然低落的師弟,很是不解。
  「沒事。」
  迅速的回話。完全就是,有事。
  「不想說的話就不逼你了。」飛櫻露出理解的笑容,「不過,我們是完成任務了呢,開心一點,我們去回報任務吧!」
  「……。」側過臉,項落泉看著總是掛著笑的飛櫻前輩,扯開嘴角:
 
  「在那之前,前輩,和我打一場吧?」
 
 
 
~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